三胎孕妇怀连体婴,手术费不足仍坚持生:孩子生下来,有罪让我受
发布日期:2024-02-29 13:01    点击次数:150

十月怀胎一朝分娩,对于一位母亲而言,她对孩子的爱是无私的,也是全天下最盼望着孩子茁壮成长的人。

即使孩子生下来并不是那么健康,母亲也会拼尽全力地去呵护他们。

来自江西的程青娥是两个“连体”婴儿的妈妈,回忆起孩子出生时的一幕幕,她总是忍不住让泪水决堤。

原来,她生下的孩子是连体婴儿,这意味着需要花掉高昂的手术费将他们拆开,手术中会发生的危险、术后能否痊愈、会不会留下后遗症,这都是未知数。

但程青娥坚决不愿意引产,她倔强地想要留下两个宝宝:“孩子生下来,有罪让我受。”

孕妇怀连体婴,手术费不足坚持生产

2014年年关将近,在嘉兴打工的邹永成与程青娥夫妇兴奋异常。原来,是年过而立的程青娥又怀孕了。

他们的老家在江西余干,家里有两个上小学的女儿。

为了多赚点钱让家人都过上好的生活,他们只能背井离乡,女儿们则当上了留守儿童。

夫妻俩一直愁着家里没有男丁传宗接代,程青娥能再怀上孩子,成了他们多年以来的梦想。

小两口带着喜讯匆匆忙忙地回到了江西老家,家人听说程青娥怀了三胎后,都为他们高兴不已。

怀孕,图片来源于网络

殊不知,在前方等待着他们的,除了迎接新生命的喜悦,还有一场接着一场的考验。

到了孕检的日子,邹永成早早地陪爱人来到了县医院。

在焦急的等待中,检查结果出来了:医生面对着夫妻二人神情严肃,他那里有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

好消息是,程青娥怀的是双胞胎;坏消息是,这对双胞胎是连体婴儿。

双胞胎在医学界并不罕见,而连体双胞胎的概率则在十万分之一左右。

产检,图片来源于网络

程青娥不论如何都不肯相信这个结果,他们又辗转来到了南昌的大医院。

或许他们心中早已有了问题的真正答案,可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心理,认为上天不会这么玩弄自己。

在省城医生的口中,程青娥夫妇听到了与县城医生一致的说法——她的确怀上了连体婴儿,连体婴原本是同卵双胞胎,但没有发生完全的分裂。

通常来说,连体婴在胚胎时期就会死亡,不会继续长大,而程青娥肚子里的孩子都初具婴儿雏形,这非常罕见。

产检,图片来源于网络

他们能够活到分娩的几率在二十万分之一,分娩后极有可能因为免疫力低下而患上各种各样的病症,最后早早的夭折。

当时医生给程青娥的建议是直接引产,以免夜长梦多。

这么说完全是为了程青娥夫妇着想,如果连体婴在后续发育时死亡,就意味着之前的付出毫无意义,还要大费周章的从程青娥肚子里取出死婴。

如果连体婴能活到顺利降生,在进行生产的时候也很危险,稍不留神程青娥就会葬送在手术台上,一尸三命。

产检,图片来源于网络

医生逐字逐句的分析,犹如一把把利刃涌进程青娥的心里,她近乎哀求似的请医生,一定要想办法保住这两个孩子。

医者仁心,作为医生来说,当然不希望孩子还没有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,就要和父母告别。

但他必须理性客观的思考问题,把带给患者身体上的伤害降到最低。

看着程青娥这副可怜的模样,医生让他们夫妻俩回家好生商量商量,是去是留,选择权还是在二人手中。

程青娥每每想到两个孩子活泼的玩耍,都会不由自主的傻笑起来。

但一想到,他们或许根本没有叫自己妈妈的机会,眼泪又不自觉的流出。

回家后,程青娥茶饭不思,整天就守在电脑旁查阅关于连体婴的资料。

她发现1811年泰国有对男性连体婴,分娩后没有进行分离可照样活得好好的,还都娶妻生子、最后活到了62岁。

而美国也有很多连体婴顺利降生的案例,就连江西在2006年也有一对叫锦连、锦体的连体姐妹。

连体婴,图片来源于网络

当时她们就是在江西省儿童医院做的分离手术,术后恢复的非常健康,她们的家庭也并不富裕,手术费用全部仰仗着政府的救助和社会的捐款。

程青娥越看越有信心,她觉得自己的这对双胞胎肯定能顺利降生。

邹永成平常对妻子就言听计从非常疼爱,到了这种紧要关头,更是老婆说什么是什么。

“医生,我们要把孩子生下来。”看着程青娥这决绝的样子,医生只好耐心地给程青娥介绍起手术内容和将来需要的费用。

医院,图片来源于网络

程青娥肚子里的这两个婴儿都有独立的心脏,只是腹部与肝脏是连接起来的,而且血管还偶有互通。

婴儿的身体机能本身就弱,何况连体婴发育的要比正常婴儿差很多,在手术时会面临各种各样不确定的风险。

如果婴儿出生后体重不足,还需要在医院里治疗直到他们的体重都超过了4公斤。

这期间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外,谁也没法保证。

怀孕,图片来源于网络

手术费住院费还有医药费以及剖腹产所需的各种花费,最起码需要邹永成拿出50万的现金。

如果手术后出现感染或者出现后遗症,那么要花的钱将是无底洞。

邹永成跟程青娥都是普通的打工人,一年到头除掉花费也就有个3、5万的剩余,根本没有多少积蓄。

而他们的家人也均不富裕,否则程青娥也不会念到小学毕业就踏上社会,邹永成也不会一直在离家很远的嘉兴,做对身体危害极大的油漆工。

打工人,图片来源于网络

婴儿出现畸形,很可能与邹永成的工作环境有关。

一面是前途未卜众多不可预测的风险还有高昂的费用,另一面是两人的骨血,程青娥和邹永成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。

他们当然知道,连体婴降生会把整个家庭拖垮,甚至会竹篮打水一场空,但对孩子的爱让两人不顾风雨只管前行。

连体婴儿正彷徨,大众用爱筑钢墙

邹永成为了能让孩子顺利降生,能借的亲戚朋友他全都借了一遍。

可亲友们也不是印钞机,普通人家能帮衬得不多,邹永成东拼西凑加上自己的积蓄,总共筹集了不到10万元。

这笔钱距离手术预计所花费的,还有天壤之别。

很快,邹永成就意识到,当初医生竭力劝他们放弃生产并不是危言耸听。

在程青娥即将分娩前的一个月,为了安全起见她就已经住了院。

产检,图片来源于网络

这期间,她每天都打营养针和各种针剂来维持孩子的生命体征,最后又做了剖腹产。

到了生产的那一天,邹永成看着被推进手术室的妻子心中感慨万千,他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祈祷,一定要母子平安。

也许是上苍听见了他虔诚的祷告,决定眷顾下这对苦命的夫妻,在9月29日上午8点49分,邹永成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妻子和翘首以盼的两个孩子。

正如医生所说,孩子的确是连体的,但邹永成下定决心,要用父爱把上天欠他们的补回来。

医生还给邹永成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这对连体婴只是腹部相连,各自都有自己的器官,符合进行分离的种种条件。

只不过他们两个的体重加起来才只有8公斤,还需要养上一段时间。

夫妻俩马不停蹄地赶往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,两个孩子也被送到了病房。

此时的邹永成早已捉襟见肘,借来的钱和自己的积蓄统统已经花完,但是这种病房开销异常高昂,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花掉了一万多元。

医院方面各路专家已经多次会诊,基本上确定了手术方案,只等着婴儿的体重合格,邹永成凑够30万的手术费就能正式开刀了。

30万的现金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何其之难,无奈之下,邹永成只能求助媒体。

很快,“江西夫妇生下连体婴手术费不足 需要社会救助”的新闻,铺天盖地的在浙江、上海和江西的媒体平台上流传开来。

舆论几乎是一边倒的指责程青娥的一意孤行,认为她的表现有些自私。

明明知道家庭条件并不允许,为了满足自己的母爱心理、也为了日后不会愧疚,非要生下孩子来跟着他们受罪。

何况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十几岁的女儿,但程青娥丝毫不关心女儿们的生活,也从来没有问过女儿们的意见。

指责归指责,但两个孩子是无罪的,人们虽然对程青娥的行为有所不满,却还是见不得可怜的孩子受难。

当他们的事迹登报以后,给邹永成打电话询问的人络绎不绝。

大家有的直接开口要他的账号,有的则嘱咐他一定要照顾好孩子,有什么困难众人一起想办法。

他们都不愿意留下自己的姓名,只是希望两个孩子能好好的。

一名捐了1000元的退休教师说:“不管孩子父母怎样,孩子是无辜的,希望孩子做完手术能健康成长”。

还有一个阿姨说:“我捐1000元,我看不得孩子受苦。”

先后有60多个好心人来找邹永成探望,短时间内迅速筹集到了4万元的善款。

虽然这只是冰山一角,但邹永成说:“我们一家人永远记得这份恩情。”

夫妻两人精打细算,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。

为了能尽快筹集到手术费,程青娥决定带孩子出院,去海宁的出租屋里养育。

连体婴儿非常脆弱,在卫生状况不佳的地方很容易发生交叉感染。

程青娥为了能照顾好孩子,特地跟着上海医院的护士们学了一个月的护理,她坚信能够照顾好孩子。

婴儿护理

可出租屋的条件又怎么比得上医院,回家后没几天,孩子就高烧不止,程青娥顾不上犹豫,又赶紧带孩子回了医院。

看着幼小的婴儿浑身上下插满了各种仪器,程青娥心疼不已,更令她头痛的是,手术费仍然没有解决。

好在儿童医院方面非常负责,积极的帮程青娥夫妇联系浙沪当地的慈善机构。

上海中华少年儿童基金会得知此事后极为重视,直接拿出了30万元。

眼见着手术费有了着落,程青娥与邹永成喜极而泣,他们感叹着世上还是好人多,期盼着手术能够尽早开始。

到了手术的前几天,孩子们不被允许进食。

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,程青娥也忍不住哭了起来,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:“有罪让我受,孩子命太苦。”

其实程青娥早就该想到这一天,如果当初选择引产孩子们就不必遭受这罪过,她倒是有心去替孩子受罪,可她又怎能代替。

好在事情终于有了令人满意的结果,数十个小时的手术后,医生宣布连体婴分离成功。

肝脏被平均分给了两个孩子,沟通的血管也进行了分离,孩子只需要在重症监护室里待上几天,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。

一切尘埃落定,程青娥的脸上终于展露了笑颜,而邹永成也终于得空给两个宝宝起名。

他希望孩子们经历这一劫难,能具有超凡的意志,未来的日子里也能一帆风顺,于是为其起名为继超和继帆。

孩子是脱离生命危险了,可程青娥没有奶水,吃奶粉还只能吃进口抗过敏的,一罐就要400多元,两三天就吃完了。

幸运的是,邹继超和邹继帆都没有留下后遗症,他们健康茁壮地按时长大,在2022年九月份,小兄弟俩就可以在江西老家上小学。

至于邹家的生活则一直比较清贫,当初因为高昂的手术费,邹永成负债累累,没有其它手艺也没有背景的他,只能继续从事对身体危害性极大的油漆工工作。

程青娥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把孩子交给老人后也跟着丈夫出来打工。

小两口省吃俭用,一心想把最好的留给孩子。

油漆工,图片来源于网络

可家里毕竟有四个孩子还有老人,生活的重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,一年到头除了日常花销和还债外,几乎攒不下钱。

时至今日,邹永成还有近十万的债务没有还清。

但他和程青娥从来没有后悔过,邹永成说:“既然选择把孩子生下来,砸锅卖铁也要面对。”

毫无疑问程青娥是幸运的,在举债数十万后收获了两个健康的孩子。

但她当初的做法的确有些冲动,如果两个孩子没有独立的脏器那么把他们生下来就是遭罪,恐怕活不了几天,就会匆匆离开人世。

这种不计后果不计回报的付出,是母爱的光辉但也像是一种赌博。

参考文献:

江西夫妇生下连体婴手术费不足 他们说:砸锅卖铁也会面对 《钱江晚报》

程青娥连体婴手术费孩子邹永成发布于:天津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 
 


Powered by 股票多少杠杆_股票几倍杠杆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